首页 »

智库|科创中心与金融中心联动,法制能做什么

2019/11/8 22:46:43

智库|科创中心与金融中心联动,法制能做什么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3月5日下午在参加他所在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海代表团审议时强调,要努力把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成为开放和创新融为一体的综合改革试验区,成为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推动市场主体走出去的桥头堡。要树立系统思想,注重改革举措配套组合,同时要强化区内改革同全市改革的联动、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的联动,不断放大政策集成效应。

 

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和建设国际金融中心是党中央、国务院赋予上海的重大战略任务,也是上海服务国家发展大局的重大使命。在这一重大战略工作实施推进中,我们要深刻地认识把握到:“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和“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两者的密切联系与辩证关系。实践证明,科技创新和金融创新的紧密结合,是社会变革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重要引擎。两者不是孤立的,没有金融支持的科创是贫血的科创,没有科创支撑的金融是泡沫的金融。科技创新及其产业化需要金融支持,同时也为金融体系的创新发展拓展了空间。促进科技和金融有机融合,推进科创中心与金融中心的联动发展、协同发展,是上海科创中心和金融中心建设的必由之路。

 

近年来,上海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坚持科技创新、制度创新双轮驱动,举全市之力推进科创中心和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取得重要的阶段性成果。同时,我们也要清醒认识到,虽然经过一段时期大力推进,科创中心、金融中心建设各自均有政策举措支持,但在这两个中心的共生、共融、共同发展的建设联动,尤其是联动有关机制、法制方面,还存在一些短板。

 

短板一:科创中心、金融中心建设的法律、法规联动不足。国发〔2016〕23号《国务院关于印发上海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科技创新中心方案的通知》提出:“形成创业投资基金和天使投资人群集聚活跃、科技金融支撑有力、企业投入动力得到充分激发的创新投融资体系”。但目前除了沪府办〔2015〕76号《关于促进金融服务创新支持上海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实施意见》对于金融支持科创有一些单项的具体安排外,尚无关于协调、协同两个中心建设的法律法规和政策方案。

 

短板二:科创中心、金融中心建设的组织、机制联动不足。《国发〔2016〕23号》明确了科技部、财政部、人民银行、证监会等部门在科创中心建设中的任务,中央层面与地方层面的科技金融工作联动已有部署要求。但到目前,上海在科创中心和金融中心两个方面各自有建设推进的组织和机制,但尚无关于两个中心联动发展的相关部门协调、协同推进的制度安排。

 

短板三:科创中心、金融中心建设的机构、业务联动不足。从实践来看,上海在风险投资机构数、募资总额方面都是排全国第一位,但上海风险投资本地案例数、本地获得资金数等,排位都在北京、深圳等很多地方之后。作为科创中心、金融中心建设微观主体的科研机构、广大企业、金融机构之间,科研业务、企业业务、金融业务之间,相关联结、联动的制度、办法不多。比如,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体系以及政府增信担保手段和创新体系,就是制约联动的明显短板。

 

短板四:科创中心、金融中心建设的监管、规范联动不足。科技创新尤其是金融发展有着其特定的监管规范,比方说行业准入、业务准入、经营特许等等。很多人、很多企业选择上海,重要原因就是上海市场的规范性和政府的高效。但是,一些企业借机打着科技企业股权融资、项目融资等“科技创新”、“金融创新”的幌子,违规从事“原始股”投资、互联网金融传销、“收益权拆分转让”等金融业务,极大地损害了投资者的合法权益,甚至引发群体性事件。而在这方面,有关规范性、约束性的规定和制度安排缺失,长远来看,必将一定程度给科技创新中心、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顺利推进带来不利影响。

 

解决科创中心、金融中心联动发展问题与短板的出路之一,就是运用法治化的手段,遵循法治化的路径,结合上海建设科技创新中心、国际金融中心的实践,以法规的形式,对科创中心和金融中心联动建设所涉及的一些关键问题,作出必要的制度安排。

 

一是联动发展的政策、措施的协调、协同。上海应把科创中心和金融中心的联动建设作为重要的战略资源。目前,上海围绕科创中心、金融建设出台了相关的地方法规和规范性文件,但在坚持“需求导向”、“创新导向”和“操作导向”的基础上,如何推进两个中心建设的政策、措施之间的进一步协调、协同,还需要作出专门安排。比如,科创中心建设中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科技创新成果——知识产权的法律保护制度,而知识产权制度的确立与完善,为知识产权质押贷款、股权融资、证券化等金融产品开创了新的发展空间,两者具有非常好的联动协同效应。此外,目前部分政策举措之间还存在一些冲突,比如,《关于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意见》中“支持商业银行设立全资控股的投资管理公司”、“建设股权众筹平台,探索开展股权众筹融资服务试点”等政策措施,实际与现行金融监管法规存在着冲突,需要协调解决。

 

二是联动发展的机构、业务的协调、协同。围绕两个中心的联动建设,应加快构建科技型企业金融服务体系,创新科技投融资模式,完善创业投资引导机制,通过政府股权投资、引导基金、政府购买服务、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等市场化投入方式,引导社会资金投入科技创新领域。应进一步完善风险逐级分担和奖励机制,发挥财政投入的放大效应,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科技企业的信贷投放、风险投资等金融支持,健全面向科技型企业的金融机构体系,大力发展创业投资、风险投资等科技金融业务。积极发展知识产权、保单、股权等质押融资,探索知识产权资本化、知识产权证券化交易,支持科技创新企业融资创新和金融服务科创的业务创新,深化政府在搭建科技创新与金融发展良性互动、互为依托、互相支持的联动平台与联动环境。

 

三是是联动发展的监管、规范的协调、协同。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萨缪尔森说过,“金融机构和小孩是需要监管的,因为他们用的都不是自己的钱”。金融是特许行业,创新不能成为违规的借口和幌子。在大力推进两个中心建设的同时,要积极配合国家各金融监管部门,依法对相关机构、相关业务进行协调监管、协同规范,确保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

 

四是联动发展的组织、实施的协调、协同。科创中心、金融中心都是党中央、国务院赋予上海的国家战略任务,其组织实施都由国家有关部门、上海市及其所属有关机构承担相应工作任务。但是,两个中心建设的联动推进,还需要在组织上进行相应的法治化的制度安排。在科创中心、金融中心建设联动的顶层设计、工作机制、组织保障等方面实现上下联动、左右联动的制度化,统筹运用各部门力量,形成促进两个中心建设联动的架构机制,分工合作、协作协同,明确时间表、路线图,推动两个中心建设联动各项任务落到实处。


作者单位: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

主编:王多

图片编辑:邵竞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